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地方史料 >> 史实本末 -> 正文
淄川人民踊跃参军支前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1437   时间:2015/12/22   编辑:admin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七七”事变后,为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淄川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奋起抗日,积极参军支前。解放战争中,为粉碎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的进犯,支援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淄川县委一次又一次地在人民群众中发动参军支前高潮。据不完全统计,在战争年代淄川有万名青壮年参军,有20余万人次出夫支前。仅支援淮海战役,淄川即出夫1797人,小车800多辆,车轮滚滚,行程3000多里,历时3个月,胜利完成支前任务。为补充部队兵员,淄川一次动员2575名青壮年参军,组成华野二十二团,开赴前线,为解放全中国做出了重大贡献。

  无数事实证明了毛泽东主席的英明论断:“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战争最伟大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

  一、抗日战争爆发,淄川人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奋起抗日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中国共产党号召全国人民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击日军侵略。但是,国民党反共顽固派采取不抵抗政策。9月,当日军侵入山东境内时,国民党政府第三集团军韩复榘部不战而退。12月27日,日军侵占淄川城。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连续制造了河东、杨寨、龙口三大惨案,残杀无辜群众536人,烧毁房屋4600余间。此外,日军还制造了黄家峪惨案,日军的残酷暴行,激起了淄川人民的强烈仇恨。为了保家卫国,打败日军,有志之士纷纷拿起武器,参加到抗日游击队中。

  1938年初,淄博矿区党组织根据矿区城乡交错,矿工和农民联系密切的特点,采取“组织发动在农村,对敌斗争在矿区”的方针,大力开展职工运动并抽调部分党员为核心,以大革命时期的一批工会积极分子为骨干,成立工人组织,发展工会会员。在邹家庄成立了“淄博矿区工人第一分会”,在寨里成立第二分会,在徐家庄、大张庄、峩庄三个村成立第三分会。至1938年夏,在淄川矿区周围73个村,发动5000多名工人,成立了15个分会,每个分会400—500人,有自卫武器(工人自卫队)的30—40人。武器除部分钢枪外,都是土枪土炮。工会工作的重点是根据共产党的“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的指示,动员工人参军参战,配合八路军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

  是年3月,为了打开淄博矿区的抗日斗争局面,廖容标、姚仲明率第五军第三中队、第五中队,越过胶济铁路开赴矿区。他们与矿区抗日武装一起攻克淄川城,捣毁汉奸维持会、财政局,破坏了日军征粮计划,并缴获了一批物资及马匹等。

是年7月,为了纪念抗战一周年,淄博矿区工委和工会组织发动铁路破袭战。这次动员1000余名矿工和2000多名农民,在第三支队八团四营掩护下,乘着朦胧夜色,浩浩荡荡奔赴张博支线张店淄川段,拧螺丝,卸夹板,挖路基,拆枕木,把南定到淄川、南定到张店中间12华里的铁路全部掘毁、掀翻,使敌人交通阻断35天,洪山、淄城的日军因物资匮乏处于恐慌之中。

矿区工会武装部在第三支队八团一营掩护下,先后两次夜袭洪山镇,攻进鲁大公司淄川炭矿南工厂,并在鲁大公司周围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宣传抗日。1939年5月16日,淄川工会武装发动500多名工人,夜间把敌人架成的南定至罗村15华里的电线全部割掉,砍断全部电线杆,使驻罗家庄的日伪军极为恐慌。在两次夜袭的影响下,有300多名矿工响应抗日救国的号召,离开敌矿区参加了八路军游击队。

  6月1日,淄川县抗日民主政府在井筒村成立,辖二、九区,这是鲁中地区成立最早的县级政权机构,同时在第九区房家庄建立了村抗日民主政权,摸出了一条好的经验,推动了全县工作,淄川的抗日斗争出现了新的局面。房家庄处于复杂的环境,距张店、马尚日军据点仅几华里,但因群众发动的好,百户小村,就有50人参加了八路军。尽管日伪多次企图破坏,但是这个村始终是抗日堡垒,被上级誉为“抗日模范村”。

  淄川县的妇女也积极参加抗日斗争。《大众日报》曾发表题为“淄川的妇女站起来了”的报道,赞扬淄川县妇女界有了县级组织,正组织全县妇女为抗日将士做军鞋、磨军粮、送信、站岗放哨和参加侦察汉奸的活动。报道说,“县独立营枪毙的汉奸许立平,就是被一个女抗日民先队员侦察到的。”为进一步加强妇女工作,动员妇女投入抗日斗争,11月,七县联合办事处在莱芜县召开了妇女救国联合代表会。会议号召广大妇女要做好四项工作:1、侦察汉奸工作。2、为抗日军队募捐款项、衣服、粮食。3、参加后方生产,开荒种地。4、解除本身痛苦。会后广泛宣传发动全县妇女积极投入到抗日斗争中去。淄川县为了提高妇女干部的素质,县委在黑旺镇赵家岭村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妇女干部培训班。会上,县委书记孟金山等主要领导作了动员讲话,参加学习的20余人结业后,分赴全县各地推动了全县妇女工作。

  1940年3月20日,淄川县举行讨汪大会,到会的千余人痛斥了汉奸汪精卫的卖国罪行,极大地鼓舞了淄川的抗日军民。在党的领导下,般阳大地抗日烽火遍地燃烧,广大人民群众纷纷加入抗日队伍,抗击日军侵略。

  二、县委加强领导,战胜困难,发动参军支前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后,日本海军突袭美国在太平洋上的军事基地珍珠港,随之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德法西斯在战争初期,取得了暂时的胜利,因而1941年到1942年是解放区战场最困难的时期,军民经受了一场空前未有的严峻考验。

残酷的战争,使敌后军民在物资生活方面遭受到严重困难。日军残暴的烧杀、抢掠、破坏,国民党的经济封锁,致使敌后军民饥寒交迫。为此,党领导军民进行大生产运动,发动群众开展了“减租减息”和“借粮”斗争。淄东农村建立了民兵组织,积极开展反顽斗争。1942年秋,吴化文顽军在口头一带活动。一日,活动路线被口头区西股村民兵队长孟昭士得知,他和孟宪富带领民兵,在油篓寨通往鹿角山的路上设下埋伏,突然袭击,获轻机枪3挺、步枪50余支、匣枪1支、子弹3200余发、手榴弹数枚,这一仗干脆、漂亮,鼓舞了军民士气。

  1943年,国际国内形势都发生了根本变化。国际世界法西斯联盟开始瓦解,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国内,党领导的抗日军民挫败了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的第三次反共高潮。淄川的斗争形势也出现了新的局面,淄东、淄西的抗日根据地有了较大的发展。

  为适应战争需要,游击队急需炸药、雷管。为了完成任务,矿区工人在日军的严密监视下冒着生命危险从矿井下搞炸药、雷管。地下党员阎满秋利用有力条件,3个月时间,搞出炸药600多斤,雷管200个,导火线150米。

1944年7月,淄川县委根据上级指示开展了“反奸诉苦”斗争,促进了参军支前工作。县委决定:以青山、金寨边沿游击区为重点,开展工作。从县委、县政府抽出骨干力量,与各区共同组成6个工作组,采取抓点带面的方法,深入群众,认真调查研究,确立团结、打击对象。经过深入发动,群众觉悟有了很大提高,反奸诉苦斗争很快推向高潮。全县对运动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进行培养,发展党员30余名。在重点村中建立了党支部,党员和积极分子带头,建立了民兵组织,健全了农、青、妇抗日群众组织,改造和充实了村级抗日民主政权。全县掀起了参军热潮,党员干部带头,在南王庄、北王庄、李家百杨、吉山、埠口、茶叶、董家峪等近20个村庄,参军人数达一个营。为扩大影响,中共淄川县委、县政府在南王庄召开了拥军动参联欢会,大会设置了醒目的会标,出席会议的有县、区领导干部和模范村代表人物,并邀请了敌占区部分开明人士和伪职人员参加。8月,矿区工人大队在黑旺地区扩军,失业的矿工和贫雇农在党和政府动员下,纷纷投入工人大队,仅蓼坞就有100多人加入了大队。该队后扩编为矿区工人支队,翌年1月,被编为鲁中军区警备四团。

  三、为粉碎蒋军进犯,积极参军支前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妄图独占抗战胜利果实,他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公然撕毁停战协定,于1946年6月,以160万人的兵力向各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叫嚷要在3至6个月消灭我党我军,摧毁解放区。为粉碎蒋军进犯,保卫胜利果实,实现国内和平民主,建立新中国,我党在解放区发动了参军、支前运动。

  淄川县委领导全县人民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大力发动参军支前。1945年10月,县大队升编为鲁中警备区一旅二团一营后,淄川县委又重建了独立营。1946年6月,县委组织 3000余名民兵支援前线部队,配合主力部队消灭了张店、周村的敌军,缴获转盘枪6挺、步枪一批、子弹若干,短短的时间内参战100余次,消灭敌人2000余人。为阻止济南敌人东进和青岛敌人西犯,淄川县委组织民工连夜破袭普集至周村、辛店至张店的铁路。

  10月,国民党军队占领淄川煤矿,矿区党组织率护矿队破袭敌占煤井。夜晚在煤矿附近村民的密切配合下,将大量的电器、机械、钢架、车皮、炸药等偷偷运走埋起来。使洪山一立井、北大架井、山头一、三坑等9个煤井无法生产,破坏了敌人掠夺煤炭的计划。11月,国民党在敌占区抓壮丁以扩军补充兵力不足,闹得鸡犬不宁,武工队发动群众开展了“索儿索夫”反抓壮丁斗争,破坏了敌人的计划。

  1947年2月,中共中央华东局发出《关于加强支前工作的指示》,号召山东“党政军民加强支前工作,保证主力军作战需要。”淄博煤矿工人热烈响应党的号召,和矿区农民一起组成支前队伍,星夜奔赴前线。矿工们组织的担架队、运输队、抢救队,到前线转运伤员、进行战地救护,运送物资弹药。他们在“部队打到哪里就支援到哪里”的口号下,翻山越岭,忍饥耐寒,昼夜奔驰在运输线上,保证了我军连续作战的需要。

  23日,莱芜战役胜利后,华东野战军于24日进驻淄川县进行为期1个月的休整。司令员兼政委陈毅率华东野战军军部和华东局机关进驻淄川城东蒲家庄。陈毅、饶漱石等领导人先后接见了县委书记陈明达、县长薛玉,要求地方政府在军粮食运到前每日借给部队60万斤粮食。淄川县委、县政府连夜发动群众筹粮、筹草支援部队。在时间紧迫,任务艰巨的情况下,县委当夜召开紧急会议,研究措施,层层发动,广泛宣传,全县人民“扫囤底”迅速筹措粮食600万斤,解决了部队急需,受到部队首长的表扬。部队就地取粮开伙做饭,蒲家庄的群众对战士热心服务,送柴草、送家具供部队使用,确保了华野大军休整任务的完成。

  为了支援前线,“五一”劳动节,煤矿工人集合召开大会,提出了“争取自卫战争胜利,人人贡献力量”的口号。会后,工人争相献金,自动掀起了支援自卫战争的献金运动。从5日至16日,12天献金达24.8万元,并组织两次义务劳动,所得的款项共计261.54万元,全部寄往《大众日报》社,支援了济南、徐州等战役。

为强化支前工作,淄川县委于1947年5月成立了支前指挥部,县委副书记朱光旭兼政委,副县长李子伟兼指挥,下设两个支队,即前进、胜利支队,为支援孟良崮战役,第一批担架队7000人,第二批7600 人,及时开往前线。一日,淄川、博山支前指挥部接到上级命令,驻莱芜的后防医院受到国民党一部的威胁,要求立即转移。担架队星夜赶到,把伤员及药品转移到安全地带,避免了一场重大损失。为此,担架队受到了鲁中支前司令部的通令嘉奖。

  四、为支援战略反攻,夺取全国胜利,掀起参军支前高潮

  在解放全国的一系列重大战役中,淄川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发扬老区人民的光荣传统,调集一切人力、物力、财力,全力以赴,支援前线,参军参战,为取得全国解放,作出了重大贡献,谱写了不朽的篇章。

1947年,为击败国民党蒋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淄川县全县动员,组织了三批随军担架队,参加了莱芜、孟良崮、南麻、临朐战役。他们辗转在崇山峻岭的沂蒙山区,冒着枪林弹雨,不顾气候环境恶劣,日夜奋战,送军粮、抬伤员,有时一天也吃不上一顿饭,为了战争胜利,民夫们承受了最大的困难。在支援胶济铁路西段等战役中,先后出动民工2.7万人,小车4539辆、担架117副、马车54辆、牲口2240头。在解放济南战役中,派出民工2.36万名、小车1.11万辆、担架236副、牲口100头,随参战部队服务。另外派出民工2.36万名,运送杉杆1677条、铁钉5656斤、麻袋5.39万条、布6368尺、铁轨800多节、枕木1.15万多条、粮食340多万公斤、军服10万套,修补公路370公里、桥梁16座,搬迁野战医院1个,转运伤病员200多名。在孟良崮战役中,淄川全县动员,组织担架4500副,小推车1600辆,挑夫3000余人。全县青壮年出夫支援战争的达33700人,占全县青壮年总数4.35万人的77%。洪山区、龙泉区担架队任务完成出色,受到了淄川县支前指挥部的嘉奖。

  1947年9月,我七三二兵工厂在岳阴乡东庄(现东坪镇东庄)村,存有大量军用物资。国民党七十三军得知后,欲偷袭。县委组织群众,老幼上阵,把这批物资转移到安全地方,国民党七十三军赶到兵工厂时已全部转移,敌人无一收获。

县委遵照上级指示,在解放军的支持下,土改运动不断深入开展,数万雇农和贫农获得了土地,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愿望,为保卫土地改革胜利果实,参军出现了新高潮。9月,仅黑旺地区的10个村即参军达500余人,其中黑旺村送兵40人,蓼坞村送兵120人。10月,全县为军分区警备团欢送新兵1000人。

  1948年9月至11月,淄川县为支援济南、淮海战役组成了三个民夫大队,计小车9688辆,担架971副,牲口914头,民夫达25145人。其中在支援淮海战役中,车轮滚滚,行程3000多里,运粮3000万斤,历时3个月,有力地支援了前方。在渡江战役及以后的解放南京、上海、杭州、金华、宁波、温州等战斗中,淄川县支前队伍共运救伤员1771人,自韩庄至温州等地运弹药126.58万斤、军服12.75万斤、面粉和其他物资43.89万斤、马270匹,往返1.35万公里。在执行任务中,跋山涉水,不怕艰辛,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任务,受到部队与领导的称赞。在总结评比中荣立一、二、三等功的共计1900余人。据不完全统计,两年全县出民工15.4万人次,担架5800多副,小车26293辆,马车54辆,牲口2340余头。

  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广大青壮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踊跃参军入伍,确保了部队及时补充兵员,为人民军队输送了一批批新生力量。广大农民群众在“拿枪保田”的口号鼓舞下,参军热潮尤为高涨,淄川县一次就动员2000多人参军。

1948年12月,全县参军再掀高潮。淄东有1200名青年参军,淄西有1512名参军。淄东马陵村共产党员杜希坤、司继禄带领15名青年参军,淄西萌山区北坡庄16岁的讨饭乞丐胡大广子,得到土地后,报名参军,母亲不同意,他劝母亲说:“我参军是为了保住土地,不要饭,不打垮蒋介石要饭没有头。”临走时失明的父亲把他送到区上。佛村区的朱水湾刘周成在诉苦会大会上,送子参军,并说:“你是个孝子,一定听我的话,干到底,为我报仇雪恨,将来解放重庆,你抓把土来给我看看!”聂村妇救会长刘玉兰,在丈夫牺牲后,又把身边的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送去参军,并嘱咐说:“你们要为民争光,为父报仇!”据淄川县人民政府1948年“施政总结”记载,两年来全县妻送郎参军4名,父送子参军159名,兄送弟参军65名,兄弟争相参军的19名,自动跑去参军的39名,共有模范人物286名。应征入伍的广大青壮年不负家乡父老的重托,奔赴前线,英勇杀敌,创造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

  1949年2月,按照上级要求,要在淄川组建华野二十二团。以原淄川县独立营的8个连为基础,博山县独立营的3个连奉命参加,再向各区中队征集一部分战士,共2576名,组成了二十二团。4月9日,县委召开了欢送大会,县委书记陈明达讲了话,勉励战士们奋勇杀敌,为最后解放贡献力量。4月10日,由淄川县独立营副政委田毓章任二十二团政委,县独立营副政委刘振东任政治部主任,带领全体指战员从淄川三里沟乘火车南下。部队在滕县经过1个星期的整训后,挺进江南,攻占上海吴淞口,为伟大的解放战争做出了贡献。

  由于大批青壮年出夫当兵,后方的土地耕种成了重大问题,为了解决好这个问题,县委、县政府按照上级指示多次开会研究,发动群众,进行代耕,适时完成耕种任务。淄川县人民政府1949年“施政总结”记载:对全县烈军属施行包干包耕的办法,应代耕一部分者1235户,代耕土地6099亩;需全部代耕者275户,415亩。在年底总结中,全县有826人受到表扬,有的代耕任务没有完成者受到批评。由于县委把代耕工作抓到实处,使烈军属的生活有了保障,解除了前方战士的后顾之忧,极大地提高了将士作战的士气。

  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淄川人民在新主主义革命时期,以自己特有的姿态,参军、支前走在前列,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无数革命先烈长眠地下,用他们的鲜血浇灌了般阳山川、祖国大地,让我们继承和发扬革命前辈的光荣传统,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定理想信念,坚持党的宗旨,进一步增强党组织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而努力奋斗。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相关内容
淄川县的土改运动
淄川的地方武装斗争
淄川县民主政权的建立与发展
中共淄川县委的建立
中共淄川党组织在艰难曲折中发展...
淄川地区工农运动风起云涌
淄川地区早期党组织的建立
“太河惨案”简介
南庙大罢工
马鞍山保卫战
 
淄川党史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川区委办公室 淄川区党史研究中心
Copyright © 2015 by www.zc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33-5183966 信 箱:zcdsb@sina.com
鲁ICP备17004114号-1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