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纪念淄川解放70周年 -> 正文
淄城东门火如潮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1990   时间:2018/3/8   编辑:admin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1947年底,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解放胶东莱阳城后,在掖县开展了“三查三整”的新式整军运动,部队官兵的阶级觉悟和战斗力大大提高,求战情绪日益高涨。

       当时,整个山东战场上的敌人,已从“重点进攻”转入“全面防御”直至“点线防御”。我军已开始大反攻,逼迫敌人龟缩在胶济线西段的周村、张店、博山、淄川这一带地区,成为济南和潍县相互联系的枢纽。为了切断这条连接线,上级命令我华野七纵、九纵和地方部队全力以赴,发起胶济路西段战役。

       1948年3月5日,我七纵二二四团奉命从掖县出发,沿渤海南岸,经过胶济路以北的昌邑、寿光、广饶、桓台等县,连续7天的急行军,于3月13日黎明到达淄川附近,并立即包围了淄川城。此时,兄弟部队已经解放周村、张店和博山。淄川城守敌企图负隅顽抗。

      淄川城,是一个古老的城池,历经几个朝代的风风雨雨。其城垣高而坚固,根基用大石块砌成,城墙为土、石、砖,东西南北城门高大,并分别连接一瓮城。后来,日、伪、蒋军又进行了苦心构筑,在城外四周挖了护城河,蓄满了水,在城楼上修筑了钢骨水泥工事,外面还有若干子母堡群,四周埋有地雷,布设了铁丝网等。盘踞在这里的敌人装备精良,要攻克古城,困难重重。

      我们包围了淄川城后,首要任务是选择好攻城方法和突破口。我二十一师二二四团部对淄川城四周进行了反复观察、分析,认为东关民房密集,与城东门很近,便于部队隐蔽。因而师首长谢锐决定我二二四团必须先炸掉东城门,为部队打开通路。主攻方向确定了,在研究如何攻城问题上,上级否定了架设人梯强行登城的设想,以避免给部队带来大的伤亡,并决定从东关一陈姓农民家,经护城河下面挖地道至城墙脚下,然后填上炸药爆破,出其不意地攻入城内打击敌人。一个连队的土攻作业队很快组织起来,作业队的战士大多来自淄博煤矿,对挖坑道有一定的经验。他们一马当先,加紧挖掘坑道,其他战士也不示弱,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挖好地道,在最短的时间内炸毁城门!

      但是,尽管战士们争分夺秒,汗流浃背,可困难还是接踵而来:城楼上的敌人居高临下,似乎已发现我们的意图,几天来一直集中火力封锁坑道口。在这种情况下,挖地道进度十分缓慢。团长张明三立即召开“诸葛亮会议”,请大家献计献策。这样以来,许多问题迎刃而解。地下的粘土不好挖,战士们就磨利镐尖,截短镐把,一点一点地啃,而后又借来挖煤用的风枪,一部分一部分掘下来。同时,我军用更猛烈的炮火,压制住敌人掩护施工。当我们进入攻城阵地的第7个早晨到来时,地道终于挖到了城墙底部。

      然而,更艰巨的任务是要撬下城墙底部的基石。不取出这部分基石,炸药就没有地方安放。但是这些基石垒得十分坚固,且每块重达几百斤。作业队的同志们想尽了办法,最后只得用铁撬插入基石间的缝隙,集中人力,一齐上阵。经过两个小时的努力,第一块基石才被撬了出来。

      基石撬完了,要将这些沉重的大石块和大量的泥土运到坑道路外,又是个大难题。时间越来越紧迫,来自济南的援敌已即将到达淄川。战士们急中生智,从附近煤矿借来铁轨和翻斗车,石块和泥土就这样被源源运了出来。

      在同一时间里,团指挥所又是另外一番情景,桌上面摆着一幅临时草拟的简易城墙图纸,作战股的同志,有的在聚精会神地计算城墙的高、宽、厚;有的在计算炸开20米宽、20米厚的突破口所需要的炸药量;有的在反复检查着炸药及导火线的性能。大家共同担着一份心:如此大型的爆破,过去从未干过,若一次不能成功,就会影响攻城的全局。

      为了确保炸毁城楼的一次性成功,团指挥所决定将炸药加放一倍。作战股的参谋带领作业队的战士,将准备好的100多箱炸药沿地洞运入城墙脚下,将炸药装入棺材,再用铁丝捆住,安放好雷管,将6条引线接好电源,通向团指挥所,然后回土、填方、砸实。

      在我们一个多星期紧张准备的同时,淄城敌人多次向我们进攻,城东关的民房和附近村庄,也遭到敌人炮火的轰击。狡猾的敌人在城楼上又增加了一个连的兵力,将炮群集中在东城内,目标瞄准东城门一带,以防我军突破。

      敌人为了了解我军地下作业的动态,还在城东门里地面上,安放了许多大水缸,在夜深人静时用来窃听地下动静,以便对付我们。

      这时,济南方面前来增援的敌人,与我们最后一道防线在普集镇附近展开了激战。数天来,日夜隐蔽在交通沟内的攻城部队,听到援敌的枪炮声,更焦急地企盼着能早点炸开城门。

3月19日下午4时30分,攻城战斗打响了。我军的大炮怒吼起来,高大有城楼,顷刻间便笼罩在滚滚的黑烟之中。紧接着,3发指挥炸城的信号弹升入空中,团长大手一挥,“放!”作战股长立即按下电扭,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顶天立地的蘑菇状烟柱滚滚上升!城东门楼上的敌人,霎时血肉横飞。敌人苦心经营多年的坚固城堡,被炸开了一个大缺口。

      城东门炸开后,我们的战士如同汛期决堤的黄河之水,势不可挡,冒着滚滚的浓烟,从爆破口踏着敌人的尸体冲向城内。六十二团和六十一团一营仅用20多分钟,便占领了城墙两侧,数次打退敌人的反扑,继而向敌纵深发展,展开巷战。此时,兄弟部队也从北门打入,地方武装也跟随部队冲进城内,经过激烈战斗,全歼淄川守敌,淄川从此获得了最后一次解放。

     【作者简介】  马汝良,1920年2月生,山东博山人。1939年12月入伍,1940年4月入党。入伍后一直在部队工作。1947年莱芜战役和孟良崮战役时时任连指导员。1948年3月解放淄川时任团组织股长。建国后历任组织科长,总后勤部白城办事处政治部组织处长、军马局政委等职。1977年离休。

     (文章选自中共淄川区委党史委编纂的《峥嵘岁月稠》,由中共淄川区委党史工作办公室整理提供)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内容
没有相关文章
 
淄川党史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川区委办公室 淄川区党史研究中心
Copyright © 2015 by www.zcds.gov.cn www.zc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33-5183966 信箱:zcdsb@sina.com
鲁ICP备17004114号-1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