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纪念淄川解放70周年 -> 正文
解放淄川之经过
作者:佚名   来源:NET/DXZM   点击:1487   时间:2018/3/20   编辑:admin
减小字体增大字体 
 

 

       淄川城解放,有过“五进四出”,即四次解放淄川城,又四次主动撤出,第五次最后解放淄川城。

       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于1937年12月27日占领淄川,为了维持其血腥统治,在淄川建立了临时伪政权——“地方治安维持会”,由国民党山东省议员高福斋当上了维持会会长,此人为虎作伥,作恶多端。为打击日伪嚣张气焰,1938年3月15日夜,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迅速攻克淄城,砸监狱、开粮仓、捣毁维持会。次日黎明时分,部队主动撤离淄川城。

       抗战胜利日本宣布投降后,日军于1945年8月20日被迫撤出淄川,伪淄川警保大队占据淄川城。山东八路军三师七团奉命于25日攻打淄川城,与敌伪展开激战,至次日凌晨2时,战斗胜利结束,生俘由博山逃来的伪大队长伊来灏等以下官兵1800余人,淄川城再获解放。是年9月12日,敌军乘虚进犯,我军主动撤出淄川城。13日,敌伪重占淄川城。

       1946年1月12日,我鲁中军区九师在钱钧师长、李耀文政委率领下,奉命攻占淄川城,经1小时激战,击溃敌军1000余人,胜利收复淄川城。7月9日,国民党军队大举进犯,我主动撤出淄川城备战,敌军侵占淄川城。

       1947年2月23日,华东野战军取得莱芜战役的伟大胜利,国民党淄川守敌望风而逃,回缩济南。我地方武装于24日进占淄川城,淄城获得解放。随之,华野进入淄川休整。是年秋,华野转移外线作战,国民党军、“还乡团”疯狂反扑。8月18日,淄川县党政机关主动撤出,淄川城最后一次沦陷敌手。

      我军自1938年3月至1947年2月,先后4次攻占淄川城,不久又主动撤离。其目的不在占城守地,而在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和消灭其有生力量。1948年3月21日,淄川城获得最终解放。

       1948年春,山东战场上的敌人在我军的沉重打击下,固守在胶济路西段等地。山东兵团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决定将该地段定为春季攻势作战的主要攻击方向。周村战斗结束后,山东兵团在鲁中部队配合下,由第七纵攻歼淄川之敌。第七纵第二十师部署于淄川以北高家庄、夏庄、牟村、十里铺、大小周瓦庄、金龙庄之间地区,由城北、城东向淄川城攻击;第二十一师部署于淄川以南、般阳河以东、公孙庄、南石谷之间地区,由城南、城东向淄川城攻击;第十九师以1个团部署于淄川西南将军头、二里庄、石门子,相机攻占西关,控制西关大桥,沿河构筑工事,堵击淄川敌西窜。师直率2个团位于七里店、禹王庄、马庄、河夹庄、双泉庄、东西山王庄之间地区,以贾官庄为中心集结,为纵队之预备队并担任歼击博山、王村方向可能增援之敌,并相机攻歼大昆仑敌据点。3月13日,第七纵完成对淄川城的包围。

      淄川城,是座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和交通条件十分优越。明、清以来几经整修,其城垣高而坚固,根基用大石块砌成,城墙为土、石、砖结构,四门高大,并分别连接一瓮城,易守难攻,有“钢打的潍县,铁打的淄川”誉称。淄川城守敌共1万余人,总指挥吕祥云。具体分布是:淄博警备旅第三团交警第一总队,总队长黄锡畴率队守西关及西城;淄博警备旅旅长吕祥云率第三团守南关及南城;整编三十二师新三十六旅一○六团团长郭振刚率部守东关、北关及东北城;淄博警备旅第一团守大荒地;“还乡团”、自卫队配合分守外围据点。

      攻取淄川城是先经过肃清外围,作攻城准备,然后发起攻城的。3月13日,县独立团奉命配合鲁中军区警备一团进驻洪山四周,待命进攻洪山。14日凌晨3时总攻开始,经过激烈战斗,将盘踞在洪山的敌保安团和部分杂牌部队近千人压缩在洪山大楼和西山。次日下午,一营三连用炸药攻下大楼,夺取军火库,缴获大量武器弹药。二营及县独立团展开全面攻击,全歼淄博警备旅第一团,活捉正副团长以下1600名,毙伤敌军200名。洪山获得解放。

      3月14日,第七纵二十一师先后扫清了三里沟、城张、开河之敌,占据控制了东关和南关。15日,第七纵二十师包围了北关,16日拂晓占领北关,歼敌警备旅一个营。16日,西关大部为第七纵十九师攻占,守敌千余向西南突围,被鲁中部队歼灭于三台山地区。17日拂晓,西关残敌全部肃清。至此,淄川城已全部暴露在第七纵队的团团包围之中。

      在第七纵对淄城实施包围中,兵团首长许世友、谭振林,纵队首长袁也烈亲临西山对淄城进行了详细的观察,分析认为:淄川城虽然西有孝妇河,南有般阳河,东、北面有护城河,城墙高大坚固,附设防御复杂,呈易守难攻之势,但其工事位置高,系一线配备,便于我火力摧毁,有突破一点全线动摇之可能。并且我军又有绝对的优势,尽快拿下淄川城已胜利在握。因此,决定以扒城墙等近迫作业为主,辅以坑道作业,对淄川城实施强攻。

      部队经过侦察选定了10个突破口,分别部署了攻城任务。第六十团九连首先在城东北角城墙炸开一个缺口,冲上了城墙。由于守敌猛烈反扑,九连战士退了回来。随后,第六十一团从开河村向城东门挖坑道准备炸城,但是距离较远,进度很慢。部队首长经过反复研究,否定了架设云梯强行登城的设想。为避免给部队带来重大伤亡,又能迅速攻城,决定改由东关一陈姓农民家,经护城河下面挖地道至城墙脚下,然后填上炸药爆破,出其不意地攻入城内。二十一师1个连的土工作业队很快组织起来,其中大部分战士是来自淄川煤矿的工人,有丰富的掘进经验。经过施工,一条百多米的地下通道终于挖通。为确保万无一失,指挥部决定将炸药加放一倍,100多箱炸药沿地洞运入城墙脚下。

       3月19日下午4点30分,攻城战斗打响了。我军的大炮怒吼起来,高大的城墙四周笼罩在滚滚的黑烟之中。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城东门附近的城墙被炸开了一个大缺口,东门爆破成功!攻城部队潮水般地从缺口攻入城内,我军炮火也一起压向缺口,掩护部队突进。攻城部队在缺口处打退敌人数次反扑,占领城墙两侧,继而向纵深发展,与敌人展开巷战。

      突破口阵地的争夺战进行的异常激烈。第一营二连二排副排长董金才带领五班战士首先冲上了突破口,敌人集中了两个连疯狂反扑。五班长包继业沉着地端着冲锋枪扫射,战士们的手榴弹不断扔向敌群。三连指导员陆在恒率一班副班长杨云,在城墙上架起一挺机枪掩护二班副班长隋焕韬、战士李俊富连续进行爆破,迫使敌人后缩。宋新城、胡玉城的一挺机枪紧紧配合突进部队,压下了敌人的几次反扑。二连一排长蒋家连指挥掷弹筒手张志仁连续3炮,击中敌炮楼的枪眼。一班长王克斌把一挺机枪的管子打红了,他就尿上尿浇冷了再打,他的左脸颊被弹片打穿了,自己硬是从嘴里把弹片抠出来,继续作战。一连三排副排长尤习之率三班长陈如珍等,以6挺冲锋枪,1支步枪打垮了敌人的3次反扑。6小时内,敌人共进行了20余次反扑,并从西、南、北三面集中炮火轰击这个仅有30米缺口的阵地,但都被突击部队的勇士们粉碎了。这时,六连也冲入缺口,连长陈崇余亲自带着三排,接连击溃敌人的两次反冲锋,接着进行反击。此时,敌人经我突进部队连续杀伤,狼狈不堪,开始不支。四连、五连当即勇猛往前推进,连续歼灭守敌2个连,巩固住了这个具有决定意义的突破口,保证了后续部队进入城内。

       与此同时,第七纵二十师由东北攻击,第十九师五十六团攻击西门及西北角,第二十一师六十二团攻击南门,均受阻而未攻入城内。据此,纵队立即调整部署,决定:第六十二团留1个营在南关牵制敌人,调2个营跟上第六十一团,从东门突破口进入城内;调第二十师六十团2个营,由突破口进入城内;第五十八团主力在第六十团之后跟进。19日晚12时开始调动,20日3时调整完毕,向城内发起攻击。第二十一师攻击部队沿中街向西及西南攻击前进;第二十师向北攻击前进。在我军两路攻击下,打开了相持局面。到20日上午,我军控制了城东、城北、城南大部,歼敌千余。敌军被迫向城西南、西北收缩,企图突围。

      此时,淄城守敌也在调整部署,企图组织交警总队及第一○六团残部进行反击,负隅顽抗。第五十六团、第五十八团乘敌调整部署之机,攻占了西城和北城。敌军见势,全线动摇,纷纷溃逃。战至晚9时,敌军大部被歼,敌警备旅长吕祥云率残部千余人退到文化巷警备司令部顽抗。第七纵立即调整部署,集中精干力量,展开文化巷激战。21日晨,文化巷守敌被歼,吕祥云被生俘。

       战斗于21日4时结束,全歼守敌12000余人,生俘淄博警备旅旅长兼淄博警备司令少将吕祥云、上校副旅长袁所先、一○六团团长郭振刚、警三团团长刘凯元、新警四团团长高乃超、交警第一总队队长黄锡畴,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淄川获得了最后解放。

       在战斗中,地方政府和人民大力支援部队作战。原胶县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杨维屏率鲁中民工团千余人,连夜冒雨奔赴淄川,每人挑两个子弹箱,按时送到淄川前沿阵地,并随军入城,参与战地救护工作和打扫战场。淄川县委组织3000多人的救护队,支援第七纵围攻淄川城。60多名技术熟练的煤矿掘进工,协同部队挖掘地下隧道100余米,为攻克淄川立下了战功。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关内容
没有相关文章
 
淄川党史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淄川区委办公室 淄川区党史研究中心
Copyright © 2015 by www.zcds.gov.cn www.zcds.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33-5183966 信箱:zcdsb@sina.com
鲁ICP备17004114号-1 技术支持:金石工作室